Monday, February 21, 2011

死的死,关的关,乐清寨桥村民紧急求救/张晓辉

我是新闻剧《(周正龙)拍虎》编剧张晓辉。

钱顺南老人让我去抓屠杀他儿子的真凶;王赛花老人委托我救出冤狱中的儿子——目击证人钱成宇;同村吴再华(2005年遇难)、钱百志(2007年遇难)的家人请我为他们报仇雪恨。

这对于晓辉个人来讲,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因为钱百志、吴再华、钱云会相继非正常死亡,钱云会遇难后20人被抓被打,导致村民万马齐喑,噤若寒蝉,近乎惊弓之鸟;因为受到个别无良律师和记者多次坑害之后,村民再也不敢轻信他们;因为深受地方当局欢迎的“公民调查团”粉墨登场后,许志永未经调查却接连抛出两个“调查报告”而丧失了公信力、学界于建嵘直奔命案而来却环顾左右只谈征地问题、窦含章俨然一个当地警方的代言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屠夫接到一个威胁短信后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新闻评论员笑蜀瞬间完成了从“非交通事故论”到“非谋杀论”的华丽转身。

然而我又无法回避。都躲得了我躲得了吗?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不是有人叫嚣要我“去陪伴九泉之下的钱某人”吗?

村民依靠我了;然而本人德薄才疏,独木难支,只能依靠大家,请各位持续给力!

一、上访。请各位仁兄慈姐指点,怎样上访会受到总理接见,而不是被劳教、判刑。

二、上网。媒体不是一丘之貉,网络也没有全部禁言。请各位转发本文,文责我负。

三、研讨。本人计划在北京、重庆、上海、广州等地展开巡回研讨。

四、联系媒体。希望媒体跟进报道,恕无红包。

五、委托律师。许志永推荐给钱成宇家的代理律师,钱家已不敢使用,正式委托本人聘请张凯、杨学林先生实行法律援助。望张、杨二位再接再厉,拨云见天。

今天,张、杨已经抵达乐清展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