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1, 2011

茉莉花首次集会前后喝茶、软禁、绑架、殴打成热词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参与2011年2月21日讯)沧海报道:2月20日下午两点的茉莉花首次集会让当局极度恐惧,各地政府纷纷出动大批警力限制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行动自由,甚至大肆抓人。 (博讯 boxun.com)


杭州异议人士魏水山于2月18日晚被余杭区国保强制带到安吉旅游,今天早上才返回杭州,今天一天的行动和通讯仍然受限,晚上回到家楼下仍有警察监视。魏水山说,余杭区国保钱杭庭曾威胁他“下次失踪就不知到哪里去了。”下午魏水山被带到良渚派出所接受问话,指导员王文巧态度恶劣,用脚踹魏水山,还扬言要把魏水山赶出余杭区。

据了解,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吴义龙、邹巍、楼保生等人分别于19日或20日被带到外地旅游,来金彪、王荣清、戚惠民、魏祯凌、陈树庆、毛庆祥等人20日这一天均被看守在家不得外出,被旅游的异议人士大部分已回到家中,楼保生因手机无法接通情况尚不明。此外,居住在萧山的陈开频在20日也被看守了一天。尽管如此,20日下午还是有50位左右异议人士参加了集会,现场有一位异议人士被警方带走不过很快被释放。

广州的维权律师刘士辉2月20日中午在家门口的车站等车时被五名不明身份人员蒙住头部暴打。据刘士辉的朋友田永德介绍,当时来人一句话不说,上来就打,打完就跑,刘士辉的相机也被抢走,虽然刘士辉被蒙住头部看不到行凶者的相貌,但车站有摄像设备可以把打人的过程记录下来,受理此案的白云区老庄派出所同意去封存,但不知这个明显的证据会不会被“消失”。双腿受了重伤的刘士辉被警方送到南方医院,因为没有交押金,院方拒绝给予治疗,之后转到市人民医院,朋友帮他垫付了医药费,没有床位只能住在走廊上,刘士辉今天下午被迫出院回家休养。虽然医生说刘士辉的腿部没有骨折,但发现有血尿,而且脾脏部位剧痛,需观察几天才能确定是否内脏受伤。

昨天下午,独立中文笔会作家野渡在去医院探视过刘士辉律师之后,当晚被国保带走喝茶,直到今天凌晨两点才恢复自由。今天中午劳工维权人士李原风再次前往医院探视刘士辉律师,回到住处之后发现电脑、相机、维权资料等被洗劫一空。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在2月16日之后2月20日下午再遭传唤抄家,被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案由为冯正虎在推特上转发一则关于北京王府井的人及警察的情况及照片,迄今冯正虎已被抄走九台电脑。冯正虎表示,“警方对我没有办法,就用这种无赖的流氓手段,企图在经济上压垮我。但是有民众的支持,他们压不垮我,丢丑的是他们,看看他们要抢我多少台电脑。当时我在东京机场上就是靠民众的资助战胜他们的。过几天我向民众发出呼吁,大家都会资助我,每个人资助几块小钱,购买电脑,就能与他们抗衡下去,直至他们收手。我认真地让他们恐惧。”

此外,独立中文笔会作家蒋亶文20日午饭前被国保带走喝茶,直到傍晚才回家。上海记者翟明磊20日下午被喝茶三个小时,上海律师李天天19日被警察破门而入带走至今没有消息。

太原异议人士邓太清20日上午10点多在迎泽公园被当地警方带到派出所,当晚8点才恢复自由,警方拒绝出具任何手续,说这不是抓人,是聊天。当天在太原的迎泽公园,有一百多位市民聚集在一起,谈论民生及中东形势。邓太清告诉记者,除了异议人士以外,还有很多访民被警察看守起来,以防止其参加集会。

2月19日下午,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在其弟弟家被昌平派出所警察绑架,同一天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并被抄家,四川异议作家冉云飞被警方带走至今未归。2月20日傍晚,四川维权人士陈卫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并被抄家。2月16日晚被警方绑架的唐吉田律师目前仍下落不明。

本文不足以把这几天所有遭遇非法监控、野蛮对待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名字全部囊括在内。在2月20日之后,又有网友提议“以后每周日下午两点为固定集会时间。”不知当局对此作何想又作何打算。

2 Comments:

At February 22, 2011 at 8:06 AM , Blogger 无名 said...

呼吁大家在国内的微博、博客和自己经常登录的论坛上传一张“茉莉花”图片,不需要夹带任何文字,发的人越多就越能引起关注,以此达到使更多国内网友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本消息无任何版权,请随意转发^^!

 
At February 24, 2011 at 11:06 PM , Blogger C said...

如果你住在海外,为支持中国人民的茉莉花革命,在2011年2月27日请不要购买中国制造的的任何产品。 这种集体行动将吸引美国和欧洲媒体的关注与关怀, 他们的政府将想方法迫使中共后退。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