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1, 2011

德国外长剪彩仪式前夕 北京当局紧急实施“切除手术”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1年3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宣布:“应外交部长杨洁篪邀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韦斯特维勒将于3月31日至4月2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按照双方确定的行程,韦斯特维勒先生将于4月1日在国家博物馆出席“启蒙的艺术”展剪彩。


一、在北京,“启蒙的艺术”本身就是政治话题
据悉,“启蒙的艺术”展从酝酿到实现共耗时十年,600多件艺术作品分别来自德国德累斯顿、慕尼黑及柏林三家最大的国家博物馆,是德国迄今在中国最大的文化交流项目。对此,中德双方都给予了充分的重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德国总统武尔夫任名誉主席,展地则选在了刚刚修缮一新的中国国家博物馆,是其在历时了4年改建和扩建之后承办的首次国际展。而中德双方的领导人共同剪彩,也是此项活动中最为出彩的章节。
在18世纪,人的理性成为万物的标准,公民们奋起反抗统治者的无限权力。自由取代专制,在今天中国的共产党专制下,这个要求太合乎时代的需要了。德国“启蒙艺术展”在北京开幕在即,德文媒体认为,这一展出的现实意义在于,启蒙时代所奠定的人权和自由价值恰恰是专制的中国今天所需要的。但是,德国主办方告诫不可期待过高。


二、伴随德国外长访华,上访者的反抗情绪正在发酵
自从3月24日姜瑜宣布德国外长访华行程之后,借助着互联网和人们的口耳相传,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北京,正在发酵着什么,人数众多的上访者都在躁动着。
上访者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反而却遭到了来自共产党政权的更多迫害,这早就不是新闻了。在长期的残酷斗争中,很多上访者开始具备了相当的政治头脑,有些人对暴政的反抗已经从自发走向了自觉。他们普遍懂得巧妙利用传媒和突发事件,甚或是通过参与政治事件给当局施加压力,从而解决自己的问题。比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刚刚开始辩论中国的人权问题,马上就有大批上访者来到北京燕莎桥的联合国驻京办事处要求觐见大使,为北京当局的暴行作证。更有甚者,直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去上访。这些上访者是访民群体中的精英,他们储备了相当多的知识,思维敏捷,政治觉悟非常高,行事也很果敢,通常会“借题发挥”,迅速制造新闻话题。比如说,日本刚刚发生海啸,一些上访者立即就出现在了日本驻华使馆的门外,他们要求为日本海啸的受难者捐款。尽管捐款的数目不多,却充满着人类的博爱情怀。中国安全机构对这些上访者的不人道抓捕,甚至引起了日本驻华外交机构的强烈愤慨。
3月24日,《欧洲在线杂志》刊登标题为《“启蒙艺术”在中国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的文章,认为"自由取代专制"、"理性取代教条"等启蒙运动的价值"在当今中国可能会产生政治爆炸效应"。此言不虚。得知一贯抱持人权观点的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韦斯特维勒访华,将于4月1日在国家博物馆出席“启蒙的艺术”展剪彩仪式。大批访民开始躁动起来,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相约在4月1日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国家博物馆外,欢迎韦斯特维勒先生。几天来,此事一直都在酝酿和发酵着。


三、共产党政府翻脸了
为了稳控访民,隶属于当局的特务机关在访民中安插了大批“线人”。这些线人大都假借上访名义,记混于访民中间,时时监视并汇报着访民们的动态,从而配合地方截访、以及中央的“宏观调控”。当局是想通过这种方法,把“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当然,后果很明显:由于无法保密,访民们所酝酿的“群体性事件”大都流产了。在访民们串联着、决定4月1日一起去国家博物馆欢迎韦斯特维勒先生时,当局也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消息。

德国是大国,具有世界性的影响力,况且韦斯特维勒这位政治家又有着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尊崇身份,其本人也一贯抱持人权观点,而且还有“内政需要”。剪彩仪式时,还会有大量媒体随访。一旦有访民集结出现,将令北京当局相当尴尬。于是,当局决定提前动手,紧急实施“切除术”。

根据情报,从3月25日夜间,当局通过线报或者手机定位开始实施定点抓捕,主要针对的是带头者或者煽动者。警察的动作很麻利。3月26日,当局开始布置任务,要求地方截访官员迅速抓捕和遣返本地区的访民,尤其具有偏执性格的老访户、缠访户、闹访户,要“坚决离京”。3月27日,当局要求北京市地方政府务必迅速清除沿街居住的上访者、行乞者、流浪者,对其实施收容、分流、遣返,从而保障首都社会秩序,维护首都市容。3月28日-30日,北京市动员了公安、城管、市容、消防、环卫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彻底地扫荡了北京南站、永定门、百万庄、翠林小区等访民露宿地点。北京市公安局下属的多个分局都在同一时间内清查和扫荡了访民集中租住的“上访村”。比如,大兴分局就格外关照了寿宝庄、老三余等村庄。

外界一直不理解,在两会结束后,为何当局还要扫荡访民,这不符合往年的惯例。其实,答案很简单:韦斯特维勒。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一行动将具有示范性,称为“韦斯特维勒模式”,再有重要的外国政要来访,可以照本宣科。除了访民之外,很多人权斗士、维权律师、环保人士、艾滋病患者等等“国保重点人”也都受到了当局的看管或警告,记者本人也在内。

对于“启蒙的艺术”展,德国驻华大使施明贤(Michael Schaefer)先生说:“我们想要的不是政治教育,而是社会对话。”其实,中共当局最不愿意的就是社会对话,不仅政权不愿与人民对话,它们也坚决反对人民与外国对话。独裁,永远是独裁。

从国家博物馆发布的通知来看,4月1日全天和4月2日上午,可能都将会有外事活动,在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之后,访民们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集会前景不妙。深夜里,记者刚刚得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传来的消息,称他们的部署“已经到位”。剪彩仪式已经倒计时了,祝访民们好运。

1 Comments:

At March 31, 2011 at 8:38 PM , Blogger 和和气气 said...

沙发

 

Post a Comment

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Atom]

<< Home